今天已是2018的元月11日,往年都會回顧及前瞻,而去年則是辛酸及忙碌的一年,直到昨天心中大石放下,趕快感恩逝去的一年期勉新的狗年。

去年才剛過新春,看先生的狀況還算穩定,上網訂了母親節赴美的機票,想去陪母親一個月。哪知第二天,毫無徵兆,如往常叫先生吃晚飯,才剛離開房間,就聽到先生的呼喚聲,轉頭看他已躺在地上,兒子馬上叫救護車送醫,在急診室先簽收一張病危通知。直到第二日清晨,狀況穩定,送往病房,這時先生完全癱瘓在床。頭一星期先生萬念俱灰,不吃不喝,只好打營養針維持。

這時出現了一位貴人,是位護理系的研究生,他的碩士論文是研究重大傷病患者的後續報告。他為先生做了一些檢測手力,腿力等,認為先生的康復極有可能,鼓勵先生下床走動,在他扶持下,先生終於站起來走了幾步。之後醫院也安排復健,只要護理研究生來,小女生哄的先生總會多走幾步。住院三周後必須出院,雖然醫生願讓我們續住,但看到每日因中風而送入等病房的狀況,我聽從護理研究生的建議,轉往社區醫院做長期的復健路程,我本想轉往康寧醫院,那裡的環境比較清靜,研究生要我考慮中國醫藥醫院,因為能有針灸補助醫療,效果較好。

從三總直接轉往中國醫藥醫院,雖然醫院設備老舊,但復健師是我們遇到的第二位貴人。每天我們課程排的滿滿,從早上八時起復健到十一時半,先生從床板上的熱身運動到站壁邊拉筋,手指運動等等,回房後先生總是累的呼呼大睡。下午一時半又要下樓去針灸,接著語言訓練,一直到五時以後我們才能真正的休息。這段期間研究生還是有來探望先生給些鼓勵和建議。後來她順利地通過論文,我們很為他高興。

政府的德政,重大傷病患者的預後復健可以有一年的時間,但必須住院一個月就回家休息兩周,所以我們看到很多流浪病人,在這各醫院住一個月接著轉往另一個醫院,不過有病友告告訴我,現在法規有變,已放寬到可以在社區醫院直接住滿一年。可能就是這原因吧,中國醫藥學院的病房大爆滿,本來我們回家休息兩周後都能很快地就排到病房,但八月底回院時雙人房已沒有靠窗的病房,先生已有嚴重的躁鬱症,怕他會情緒不穩,而通勤復健時先生在家門口及醫院門口摔了兩次跤,我決定放棄住院轉回三總繼續通勤復健。在住院時,住美國的妹妹請的看護通知我媽媽中風,這時妹妹正在上海即刻趕回,也幸好有教會的姊妹幫忙,將母親送醫。母親曾和我說過萬一他不能動了,就將她送到療養院,母親轉到療養院才三天就出現熊貓眼和精神異常,妹妹不忍將母親接回家中,但護理人員難請,最後請到一位菲律賓裔的特別看護,月薪六千,這對妹妹來說是很大的支出。我在台灣乾著急,最後只好拜託姪子辭職赴美陪奶奶三個月。在這裡要感謝在美國的親朋前往探視母親,尤其是余亮姊姊,他總是能和母親聊一些以前在眷村的往事,激起母親的笑容。

這時先生的皮膚已出現問題,神經內科的醫生和中醫都說是中風後痠麻的一種表徵,可是先生完全沒法控制自己的手去抓。回三總後因先生原先的主治醫生沒有門診,就先掛了別位醫生,這位醫生建議不要讓先生再住院,她說先生的復健已到極限不會再有進步,而長期住院免疫力下降,精神也出了狀況,建議請外勞居家療護。一個月後我們掛到主治醫生的門診,他說我先生已有妄想症的問題,不要請外勞,家人照顧會比較好。

先生摔跤時連帶我也跟著摔,感到腰部劇痛還有很大的聲響,兒子趕快送我去三總急診,照過X光,沒有大礙,醫生囑咐必須回門診仔細檢查追蹤。一個月後發現腰椎第三節有塌陷的問題,要我穿背架繼續追蹤。隔一個月塌陷更深,醫生問我要不要打骨泥,我因先生的問題拖著。第三個月塌陷只剩四分之一,醫生警告有癱瘓可能及懷疑有骨癌的細胞,要我盡快住院動手術順便抽驗組織。拖到不能再拖了,我選擇十二月二十八日住院,利用連續假期讓兒子,姪子少請幾天假,我也趕快聲請先生的居家看護。將手中的股票全數出脫,拜託同事將我買的靈骨塔過戶,也交代老大一些後事,然後我就去安心住院。

手術後我急著出院,醫生堅持不可,至少要觀察一天。先生該復健兒子,看護卻拿他沒辦法,藥也沒好好吃,吃飯也不正常,醫生在來看我時我就要求明天一定要出院。

出院後每天忐忑不安,等候檢驗報告,一月十日門診傷口癒合很好,終於可以洗頭洗澡了。而最高興的事不是骨癌。

年末已過,趕著寫這篇就是向各位好友報告去年的多事,遺憾不能參加乾女兒,乾兒子的婚宴,也隱身很久沒和好友聯絡,更要向親朋好友道歉,住院期間未開放資訊,婉拒各位要來探視的好意。如今塵埃落定,期望新的一年否極泰來!

祝各位健康如意!

主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7) 人氣()